-违法手法“玩出了花” 称雄十余年终被捕——山西朔州朱强黑社会安排覆灭记-

违法手法“玩出了花” 称雄十余年终被捕——山西朔州朱强黑社会安排覆灭记

除了敲诈勒索,还开设赌场、安排容留妇女卖淫、发放高利贷;从重点工程、煤炭行业逐步扩展到商业、婚姻家庭、事端处理、征地拆迁等范畴;从山西朔州到大同、吕梁、太原乃至延伸到北京、天津等地。  朱强黑社会安排将获取经济利益的违法手法“玩出了花”,“违法地图”越来越大,逐步成为朔州当地损害最大的黑社会安排。  “损害目标多是当地党政一把手、公安机关干警、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和煤矿、房地产企业主等有身份和位置的人,受害人不乏县委书记、城镇党委书记等。”山西省委政法委案子督办处副处长郭建岗说,这是该案子差异于其他涉黑案子的显著特点之一。  该违法安排敲诈勒索的数额特别巨大,直接获取的违法金额就达4733万余元,单笔敲诈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就有10起。其间对企业主吴某某的单笔敲诈达1000万元,实属稀有。  朱强是晋北“道上”大名鼎鼎的人物,在1996年其23岁时就因殴伤公安干警在朔州市山阴县知名。2008年前后,跟着乔海、张小兵等人的参加,朱强团伙实力大增。到2018年6月该违法安排被打掉,审判查实的违法事实多达52起。  但是,在该违法安排十多年的发展壮大过程中,竟没有遭到当地法律、司法部门的冲击和处分。  这不寻常。  2018年1月,房地产企业董事马某某在脱离山阴县华臣宾馆时,被蹲守一夜的4名男人突击殴伤。朔州市山阴县公安局扫黑办负责人闫嘉君说,警方在太原将涉案人员捕获,这起故意伤害案成为打扫朱强黑社会安排的“导火线”。  起先案子由朔州当地公安机关侦查,但难以获得打破。跟着案子查询深化,朔州公安机关发现,当地保护伞阻力较大,给违法分子通风报信、刺探案情、寻求摆脱,形成违法头绪难以查实,许多受害人不敢合作公安干警讲实情。  “面临这种状况,山西省委政法委和省公安厅研究决定提级统辖、异地用警,移交忻州市公安局侦查,山西省公安厅从多方面供给办案保证,短时间内将包含朱强在内的59名违法分子一举捕获,使案子获得重大打破。”郭建岗说。  跟着案子侦查进入深水区,专案组共研判梳理出59条公职人员涉嫌违法违纪头绪,触及100余人,悉数移交纪委监委。  专案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,声称“军师智囊”的原朔州市国税局副局长李生双,与朱强黑社会安排长时间亲近往来、狼狈为奸,在该安排部分成员被抓后,仍活跃出谋划策、刺探案情、商讨对策、通风报信、波折作证。  查询还发现,原朔州市公安局作业人员康某,使用本身特别身份为该黑社会性质安排供给协助,乃至不吝波折公安民警执行公务。  2019年10月,山西省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朱强等59名被告人涉黑案一审揭露宣判。朱强、乔海、张小兵犯安排、领导黑社会性质安排罪等,数罪并罚别离被判处25年、25年、24年有期徒刑;刘发兵等35名安排成员别被判处19年至3年6个月不等有期徒刑。  李生双犯庇护、怂恿黑社会性质安排罪等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;其他20名被告人别离被判处14年至1年6个月不等有期徒刑。朱强等7名被告人并处没收个人悉数产业。  “朱强安排长时间干预咱们的工程项目,屡次要挟、殴伤企业负责人,敲诈勒索数百万元。”朱强案受害人马女士说,黑恶势力被冲击后,阻滞多年的项目得以康复,当地的营商环境也显着改进。  山西省委政法委综治督导处处长刘宁介绍说,这起案子的复杂状况,也促进各级政法部门积累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办案方法,如提级侦查、异地用警、一案三查、组成专班、综合治理等,有用推进扫黑除恶作业不断深化。

Writ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